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我和伽利略的第十年。

我和伽利略的第十年。

內容源于網絡,作者:淇水湯湯

你愿意等一個人十年,只為了一個并不確定的答案嗎?

我的答案是,我愿意。

1

我和伽利略相識于一個失戀的下雨天。

14歲的我,僅僅因為男生長得好看,就鼓起勇氣跟籃球隊的“流川楓”表白,結果被發了好人卡。

那天雨下得很大,全世界仿佛都要傾倒。

我撐著傘在雨中的水洼里一陣瘋狂踢踏,踩得水花四濺,才覺得痛快。沒留神把水花濺到了旁邊人的身上,我慌忙道歉。

可對方像沒聽到似的,理也不理我,繼續往前走。

他沒有打傘,雨幕里頎長的背影顯得孤獨落寞。我想,他會不會也失戀了?

“同學,一起打傘吧。”我走上去分一半傘給他。他好高啊,我只好把傘高高舉起。

他后退一步,看了看我,說:“這雨的pH值才6.8。”

我還愣在他帥氣的外形上,傻乎乎地問:“什么?”

“不是酸雨,所以淋雨也沒關系。”他把手里的pH試紙遞給我看。

我石化三秒,不依不饒地把傘送過去:“可是淋雨會感冒啊。”

他一本正經地解釋道:“感冒是病毒感染,跟免疫細胞有關,跟淋雨無關。”

這就是我第一次遇見伽利略的場景。對我來說,他是一本亮閃閃的《百科全書》,在雨中花了兩個小時給我論證淋雨的好處,而我其實……只想和他共撐一把傘而已。

2

伽利略的本名叫阮冬宸,智商和身高一樣是187,出身于科學世家。他已經拿了幾次國際奧林匹克數理化的金獎。

高智商低情商的怪咖少年,在學校自然是獨行俠,大部分時間都是趴在桌上睡覺,醒的時候也是忙著演算扭量理論之類,渾身上下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直到某天課代表收語文作業時,他突然長臂一揮,抓走我的作業本:“借我抄。”

我目瞪口呆地望著這個永遠年級第一的學霸,低頭飛速地抄著我這個學渣的語文作業,留我一個人凌亂了好久。

我們熟起來后,他叫我“根號二點五”,因為我的身高只有一米五八。事實證明,學霸從來不會放過任何秒殺學渣的機會。

3

高二暑假,有一次我在公園散步時遇上了他。

“根號二點五!”他拿著一個白色昆蟲網,戴著有探照燈的安全帽,還背個越野攀巖包。我輕咳兩聲,說:“你這是去盜墓嗎?”

他笑點向來很高,面無表情地說:“我在抓雙叉犀金龜。”見我滿臉疑惑,他撇撇嘴,“獨角仙,你總知道吧?”

我點頭:“你捉那玩意兒干嗎?”

“你沒看新聞嗎?”他疑惑地挑眉,“在光線照射干擾的條件下,獨角仙的外殼會形成綠色,但水滲透外殼多孔層時,又會變黑,這種特征可以研發濕度探測器……”

我耐心地等他說完,嘴角抽搐著笑:“正常高中生不會看這種新聞吧?”

他聳聳肩,不置可否。

有了校外的接觸,在學校里我們自然更親密。校園里最不缺乏的就是八卦,很快流言蜚語四起,直到被班主任叫到辦公室去。

我被逼急了,突然蹦出一句:“是!我喜歡阮冬宸!”

我喜歡他,我當然喜歡他。他就像一道光,照亮了我灰蒙蒙的青春。

阮冬宸扭頭望著我,我看不清他的神色。

時間仿佛凝固了,不知過了多久,班主任輕咳幾聲:“阮冬宸,你呢,你也喜歡藍蓁蓁?”

他的眸光一片迷惘,淡淡地說:“我不知道。”

那天我一直強忍著沒哭,直到晚上回家,眼淚才掉下來。我發誓再也不理阮冬宸,可下一秒就聽到他在樓下叫我,真是沒辦法。

4

我沒想到,會有一個靳居里闖入。

阮冬宸給我介紹靳居里時,雙眼都在發光:“她10歲時就能把烤箱改裝成智能機器人呢!”

靳居里14歲去加州念書,一回來就和阮冬宸用流利的英語交流。即便他們換成中文我也聽不懂,因為他們交流的科學術語,甚至都沒有相對應的中文翻譯。

我只好去泡一壺咖啡,可靳居里說:“我不喝轉基因的咖啡。”

這是她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靳居里是颶風,她一來,就摧毀了我的整個生活。

那年高考,我毫無意外地考砸了。

阮冬宸和靳居里一起去了斯坦福,我卻進了復讀學校。我們隔著51個經度,18個緯度,整個太平洋。

阮冬宸去機場前,到我家樓下喊我:“藍蓁蓁!”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我要走了!”

我躲在窗簾后面粗魯地擦著眼淚,假裝堅強地喊:“我要學習,沒時間送你!”

阮冬宸在樓下等了很久,等到快趕不上航班,終于落寞地坐上出租車。

5

就算百分之百地努力,人與人之間還是有天壤之別,我終究只考上一所普通的大學。原本以為,我和阮冬宸會越走越遠,誰知大二那年,修滿學分提前拿到學位的阮冬宸卻回國進入頂尖科研機構。

他開車到我的學校,時隔兩年說的第一句話卻是:“你不帶把雨傘嗎?36分鐘后會下雨。”

我一下愣在那里:“36分鐘?”

這就是我親愛的伽利略,他可以如此簡單地把我們分離的時光,像撣掉灰塵般迅速撣掉。在他的邀約下,我成了他科研室里的助手。

我們依然很默契,他一個眼神,我就知道他要什么。

21歲的初秋,我生日那天,他問:“要不要坐熱氣球?不如做一個,我們到天上看云。”

對他來說,做熱氣球就像下面條一樣簡單。

阮冬宸牽著我的手,熱氣球緩緩升上天空。我們微笑著對望著,我的眼淚就流了下來。他手忙腳亂地幫我拭淚,我狠狠地抱住了他,哽咽著說:“阮冬宸,我喜歡你,我會等你。我一直在努力,從來沒有放棄。”

清風如醉,我在2000米的高空哭得像個淚人。

一切仿佛回到了15歲的年少時代。人生在世,匆匆苦短,有過這么多美好的瞬間,還奢求什么呢?

所以當靳居里再度出現時,我已經足夠冷靜。我對她說的第一句話是:“這是非轉基因的咖啡。”第二句話是:“你有沒有問過阮冬宸?或許你只是一廂情愿。我承認你們有很多共同話題,但你要知道,愛情是世界上最無解的東西。”

靳居里到底是靳居里,她淡定地勾唇一笑。“你認為他喜歡你?”她把手機遞給我,屏幕上是阮冬宸發給她的郵件,“你看得懂嗎?”

那是一串很奇怪的字符:r=α(1-sinθ)。

我百度了那串字符,是數學家笛卡爾給瑞典公主的最后一封信。在紙上建坐標系,用筆在上面描下方程的點,會是一個美麗的桃心。

從14歲到24歲,我追逐了伽利略整整10年,等待他的一個答案。

我看到阮冬宸穿著黑色風衣,大步朝我走來。我站起身,微笑:“我等你很久了。”

他慢慢笑起來:“是啊,10年了。我是來告訴你答案的。”

我看到他手里的儀器,問:“這是什么?”

“我忘記帶傘了,還有三分鐘會下雨。”他伸手攬過我的腰,不容拒絕,“三分鐘,真是不夠呢。”說完,他俯下身,撕破10年歲月錦緞,狠狠地吻上了我的唇。

靳居里昨晚的話猶在耳畔:“其實那個公式,是他準備給你的情書,他問我這樣表白女孩子會不會喜歡。”

她還說:“他真的很慢熱,但是一旦動心就一生一世不會更改。你很幸運,他其實早就愛上了你。”

所以,他才會為我提早回國,為總是忘記帶傘的我,發明一種精準預測下雨的儀器。

親愛的伽利略,r=α(1-sinθ),我也愛你。

    發表評論:

    ◎參與評論

    甘肃11选五 天水市 永康市 成都市 商洛市 大庆市 镇江市 临夏市 阜新市 巴中市 萍乡市 崇州市 邓州市 平度市 河津市 台中市 衡水市 明光市 凤城市 吉林省 石首市 龙海市 黄石市 叶城市 都匀市 武穴市 朝阳市 青岛市 凤城市 葫芦岛市 仙桃市 合肥市 孝感市 邢台市 兴城市 平度市 利川市 洮南市 信阳市 常州市 宁国市 南阳市 徐州市 北宁市 邢台市 鹿泉市 池州市 北宁市 台中市 华阴市 延吉市 铁力市 兴城市 淮安市 汉川市 东阳市 焦作市 西安市 佛山市 潍坊市 甘肃省